欢迎进入三湘统战网
当前位置:三湘统战网>机关党建>精神文明建设

浓浓豆渣香

2020-02-20 11:23:05  来源:三湘统战网  作者:汤国旺

坐上公交车,我就闻到了一股弥漫在车厢的熟悉豆香,不由陶醉的深呼吸了两口。这是一股馥郁的黄豆渣香。黄豆渣,农村的一种美食。孩提时,母亲把打豆腐时滤出的豆渣炒热,捏成团,用毛巾包裹着埋在稻谷堆中,候发酵发香即可。吃的时候,稍微一炒,用水煮开,放几粒豆豉,一股香气扑鼻而来。儿时的记忆,满满都是浓浓的黄豆渣香。

香气来自于坐在前排一位大娘脚边的塑料桶中。大娘衣着朴实,头发花白而纷乱,脸上布满皱纹。攀谈间她跟我说,儿子从小最喜欢吃黄豆渣,现在到城里工作。前不久家里打了豆腐,就全做成了黄豆渣,刚好要去帮他带小孩,就给儿子带了过来。

大娘羞赧一笑,泪雾却朦胧了我的双眼。透过大娘斑白的发丝,我依稀看到了乡下母亲的身影。很小时,母亲常跟我们开玩笑说“娘留给儿女留到臭,儿女留给娘留不得一昼”。这一“昼”就是一个上午。意思是说,农村有点好吃的东西,母亲都会留给儿女,会留很久很久,一直留到东西发臭。而儿子留给母亲却最多留一个上午,一会儿就自己吃掉了。慈爱之情,溢于言表。

这个理念,母亲一直根深蒂固。一次,母亲去城里堂舅家作客。临走时,堂舅送给母亲几个苹果。母亲很小心的用手帕包好,一个都没舍得吃带回了家。昏暗的煤油灯下,母亲用菜刀小心的劈开苹果,一瓣瓣送到我和妹妹们的小手上,慈爱的望着我们。我们浑然不顾菜刀上残留的辣椒味,象吃人生果一样,吧嗒吧嗒两口就干完了。看着我们馋嘴的样子,母亲又把她那块最小的分给了我们,边反复念叨着问:等你们长大了,会有好东西留给娘吗?而我们会开心的回答,会的,一定会的……

岁月如金,静静流逝。我们渐渐长大,母亲慢慢变老。自己也远离了那个小山村,到了省城工作生活,结婚生子,成为了一个“城里人”。多少次,我们请母亲来城里住,她总以“在乡下更自由”婉拒我们。在家没事,母亲饲养着几只鸡。每次节假日我们回家,母亲都很兴奋,挑只养得肥肥的鸡,手忙脚乱张罗着杀鸡做饭。盛汤的时候,总会把鸡腿、鸡肉盛给我们,自己只剩下一些零零碎碎,还说自己就喜欢吃这个,死活都不肯跟你换。睁大眼睛看你吃完后,才高高兴兴抢过你的碗去洗干净。一次回家,母亲又盛了满满一碗给我,我实在喝不下了,就跟母亲说倒掉算了。谁知,母亲一下子急了,问是不是这次养的鸡不是纯种的土鸡我不喜欢,是不是盐放太多了味道不好,是不是炖得火厚太浅咬不动……一下子问了一大串问题。看着母亲非常急切而又稍带惶恐的样子,我潸然泪下,端起碗一口气毫不犹豫的喝完,吧咂着嘴巴说,真好喝。我知道,如果不喝下去,母亲会耿耿于怀的;而在我走之后,为买下一批鸡苗,母亲一定又会费很多心思。

人们常说,儿女在外,就象一只高飞的风筝,而线的另一头永远是自己的父母。父母对儿女的爱细腻而又深沉。他们盼望儿女越飞越高、越飞越远,但也害怕儿女飞得杳无音讯、踪迹难觅。谈恋爱感情最深的是腻歪,而对父母最好的孝顺是陪伴。透过车窗望着大娘那缕缕风中飘飞的灰白头发,母亲佝偻的身影在我眼中越来越清晰。我暗下决心,这个周末一定会回老家,好好的陪伴一下已在家中等候我们归去多时的父母。

友情链接
投稿邮箱:hnsxtztg@sina.com
联系邮箱:hnsxtzlx@sina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