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三湘统战网>多党合作>人物风采

李艳:针尖上的舞者

2019-04-22 16:07:43  来源:三湘统战  作者:方雪梅

  

  针尖上的舞者

  见到李艳时,我多少有点吃惊:穿着淡黄格子连衣裙、红色高跟皮鞋的她,五官端丽,身材匀称,一头秀发束在脑后,很雅致、很淑女的样子。尤其她言谈谦和,满脸挂着温润的笑容,让我心里预设的“大师”不苟言笑、傲然生威的模式,瞬间改变。看见她纤细的修长的手指,我脑壳里甚至闪过一念,她年轻时可能是舞蹈高手。可接下来在她工作室的现场采访,又让我得出了另一个结论:这是一个在湘绣事业上长袖善舞的女子,一个在针尖上舞蹈的女人!

  

  ▲绣线与色彩

  李艳的工作室就在长沙星沙湘绣城的E1栋。“这间工作室2018年5月份才成立,我希望它能成为湘绣保护与传承的新平台。”她介绍说。从这些作品中看得出,传统湘绣元素与现代工业产品设计理念的完美结合;也看得出,湘绣之美正力求大幅度地进入千家万户的烟火生活。

  见我被雅致的湘绣首饰盒吸引,李艳指着坐在角落里的漂亮女孩介绍:“这些湘绣文创产品,都是我女儿的创意。她的目标是让年轻人喜欢湘绣;我的目标是让绣品进入千家万户。”李艳女儿曾在法国学习工业产品设计,回国后,渴望在设计上有所建树的她,跟一心想搞湘绣创新研发的妈妈一拍即合,上演了一场母女“双剑合璧”、两代人湘绣传承人一起奋斗的精彩大戏。

  李艳母女在研发湘绣新品上的大雅大慧,着实让我欣喜。其实,艺术的最大收获,就是追求与众不同,追求有个性的表达。前些年,我看过不少湘绣产品,感觉不是梅兰竹菊,就是红牡丹、绿荷花之类,不啻老调千弹。品种的单一,题材的老旧,制约了湘绣的发展。在市场经济条件下,湘绣行业甚至一度出现低迷状况。为改变这种局面,李艳把自己的三十三个春秋砸了进去,如今,又把女儿给“招安”了。

  

  ▲李艳和她的作品

  “我原本是湖南师范大学学油画的,毕业后分配在湖南省湘绣研究所工作,搞了一辈子湘绣了。”从来到单位的第一天起,李艳就打定主意,要让湘绣红火起来。为此她把自己钉在湘绣研发这件事上,任凭旁人“铁打的营盘,流水的兵”,我自“咬定青山不放松”。她想方设法,跳出传统的圈囿,大胆地将油画的透视、光影、色彩等元素植入自己设计的绣品。这种融贯中西的手法,让李艳的绣品,自有一种别致的美感,无论是百花纷艳,山溪淌绿;还是白蝶逐花,鸟戏枝头;抑或者虎啸山林,雪落原野,都能让人感受到,她的求新求变之心,尽在艳丽与素雅相糅,抽象与虚幻结合,写意与工细并存之中。

  在工作室的二楼,我看到画案上铺着一幅条幅,画的是冬天的荷塘,褐色的基调,荷的瘦茎上斜栖着一只白腹褐翼的鸟,背景是一片淡淡的空 的冰蓝色。这画表达了深秋的宁静与祥和,让我内心莫名地喜欢。“这是我设计的新绣品的画稿,是春夏秋冬系列之一,很快会开始绣制了……”让湘绣作品原汁原味地表现出油画、国画的意境,很难驾驭,弄不好便会求巧反拙。但李艳经过数十载研发,创作了无数画稿,走笔飞针间,做到了将绘画语言与刺绣语言完美结合,作品常创常新。

  

  ▲针尖上的舞蹈

  作为工艺美术大师,她对湘绣的最大贡献,就是从湘绣数百年的程式和传统章法里开疆辟土,找到了刺绣语言的新亮点。这在其代表作《山兽之君》《狮子与狐狸》中体现得淋漓尽致。《山兽之君》是湘绣的传统题材——一只威风凛凛、栩栩如生的老虎,眼睛上翘,仿佛就要发出一声长啸。这只老虎之所以如草泽雄风、活灵活现,是因为在刺绣针法上,已迥异于传统。在它的短毛长须间,李艳可谓使出了万般“魔法”:有传统的鬅毛针,有指导绣工创造的自由针、柔毛针、立体针,还加入了自己发明的汗毛针、卷毛针、绒毛针……披着浑身创新元素,这只霸气十足、呼之欲出的“吊睛白额虎”,为湘绣走向世界立下了一大奇功:在2013年香港保利拍卖行,以二百二十万元成交,创下湘绣产品拍卖的最高纪录。而《狮子与狐狸》则是李艳开发的大幅双全异绣作品,一面是卧狮伴犊,一面是狐狸护仔,母慈幼萌,一派睦亲温情。这件绣品,将动物鲜活的生命力,表达得极为细腻动人。她独特的视角,自由畅达的表现力,实在让人折服。

  在我眼里,李艳是个了不起的女人。她扛着全国劳模、全国工艺美术大师的名头,却埋头做着湘绣的舞旗人,代表作《冬雪北国》至今在人民大会堂挂着。2002年,时任美国总统布什访华,国家领导人送给他的国礼——《布什总统全家福》湘绣作品,也出自她的针下。她还有好多绣品在各种大展上不停获奖。

  李艳的湘绣创新之路,让我看到了这个在画案绣架前挥洒了全部心力的女子的坚毅与强悍。在我看来,她是舞蹈着的魅力女人。百折不回的毅力,潮水般奔涌的创新能力,外加女人家的玲珑心,就是她在那枚绣花针上,舞动的姿态。

  编辑:徐箐梓

友情链接
投稿邮箱:hnsxtztg@sina.com
联系邮箱:hnsxtzlx@sina.com